从励志奋斗到痴迷享乐 ——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1/27

 “今天是农历三月初四,是我62周岁生日,我却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这都是我自食其果、咎由自取,对法院的判决我都认罪接受,绝不上诉。”2018年4月19日上午,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涉嫌受贿案,苏利冕在法庭上说出了内心忏悔。

6月27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苏利冕犯受贿罪,被处以有期徒刑7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扣押在案的赃款和部分赃物折价款共计677.2014万元,赃物名牌手表5块,字画古董等物件4件(幅)全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经查,1994年至2017年间,苏利冕利用担任慈溪市副市长兼慈溪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余姚市市长、市委书记,宁波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人员在企业经营、项目投资、银行贷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915.8537万元。

思想错位人生偏轨

“拉菲苏”,是宁波人给苏利冕起的绰号。因他穿衣讲名牌、吃喝讲排场,尤对拉菲红酒情有独钟。而43年前,刚分配到慈溪县逍林供销社分社百货部的苏利冕,还不知“拉菲”为何物。

年轻时的苏利冕很“拼”,工作没有星期天,吃住都在单位。这也让他在不到20年时间里,从供销社一名普通营业员走上县级领导岗位。然而职务提升了,思想认识水平却不进反退。

“我总认为学习是虚的,做好工作是实打实的,没有意识到工作做好仅是一个方面,而努力学习才决定个人政治生命,甚至是方向前途问题。”苏利冕在写给组织的忏悔书上如是说。

“我帮别人办事,事后别人谢我,觉得是礼尚往来。”在错误权力观的影响下,1994年4月,上任慈溪市副市长仅一个月,苏利冕就在广东省顺德市某酒店房间内收受了某商人所送的现金港币4万元。

从慈溪到余姚,再到宁波市政府,随着结识的“老板朋友”越来越多,他在享受着被请托时“高人一等”优越感的同时,滋生出一股向往之情,而心知肚明的“商人”“老板”们,也纷纷投其所好。

1998年至2015年间,苏利冕先后16次收受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所送的港币共计43万元,折合人民币40.7万元;2005年至2016年每年春节,苏利冕在家中、宿舍等地先后12次收受某老板所送的银泰购物卡,共计价值32万元;此外,苏利冕还“笑纳”了多件价值不菲的古董。作为回报,苏利冕为“朋友”们的项目打招呼、尽心尽力协调有关事项。

“船到码头”更无顾忌

2007年5月,在宁波市政府工作近3年后,苏利冕终于坐上了副市长的位置。那年,他51周岁。

“掰着手指算算,船到码头车到站了,人生轨迹、政治前途很清楚了,更应该抓住时间潇洒人生,该享乐就享乐,该吃喝就吃喝,何必较真。”苏利冕回忆,自己在慈溪、余姚工作时,还是比较顾忌的,但当他不再对仕途抱有期待后,就彻底放松了自我要求,“他们主动给,我也愿意拿,两厢情愿”。

2007年11月,他以高于市场价161.92万元的价格,将一处房产出售给某老板;2014年4月,苏利冕故伎重施,以高于市场价出售某公司股份的方式,收受某老板所送利益168.62万元;2007年至2010年间,苏利冕先后3次收受某老板所送现金、手表、房屋装修款及家具等财物,折合人民币152.81万元。此时,他“笑纳”的古董也更有身价,如92.5万元的白玉壶、165万元的清乾隆茶叶末釉六方贯耳瓶等。

2012年4月,苏利冕出任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那时,他眼见仕途到了‘最后一站’,就更无所顾忌,完全不顾党员领导干部的公众形象。”办案人员了解到,苏利冕不仅喜欢吃喝,且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自我标榜,常在酒局饭桌上对红酒、菜式评头论足,让请客的老板们下不来台;注重个人享受,追求名牌,家中衣柜挂满了国际名牌的时髦服饰;与一些收了礼品压箱底的落马官员不同,几十万元的名表他敢收更敢戴,而且“敢变换着款式戴”,引得下属们议论纷纷,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即便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苏利冕也只是在表面上收敛。“不少原来联系的老板、部下送来的礼金礼卡,我还是照常收下;上级规定不能喝酒,我还是会在小范围里经常喝;虽然大宾馆、大饭店不去了,但银行和公司的食堂还是常去。”苏利冕坦言。

不良习气带坏子女

违纪违法积累起的不义之财,不仅让苏利冕走上了犯罪道路,也带坏了家风。

苏利冕交代:“我家无论经商、收受礼金礼卡,甚至受贿钱物,家庭成员或多或少有所参与,特别是儿子参与的程度较深。”调查发现,其子除参与收受礼金、古董外,在出国留学时还曾收受老板赞助的“零用钱”。

“没做出好榜样,说教一百遍也没有用。我出事后家庭3个成员都被留置,这个可悲局面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要负主要责任。”苏利冕后悔地说。

儿子不争气,3个孙子的开销日益增长,而自己又马上要退休,这让苏利冕的内心充满了危机感。“抓紧时间,为子孙后代多积累一些钱财,这是他后期违法犯罪的主要动因之一。”办案人员分析。

“家庭原来以我为荣,今天却以我为耻,我应该也必须接受处罚,好好接受改造,争取在余下的人生中做些对社会有用的事。”苏利冕忏悔道。(浙江省纪委监委||责任编辑 杨文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