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清流
来源: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2/5 8:29:34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自己毕业后在基层纪委工作的第八个年头。我们这代人未能见证改革初年的景象,但我不由地想到了花甲之年的父亲,想到了他的芳华、他的流年、他的风骨。我也渐渐地发现,人生的路走得越长,父亲的“人生哲学”于我而言越是受用。

1978年,改革开放征程开启,那时父亲21岁,在乡里的一所中学教书。父亲是苦日子过来的人,常常表情夸张地逗我们说那时候他能吃下一筐馒头,还跟我们讲他在三九天上课时跟学生们一起跺脚取暖的故事,逗得一家人哈哈大笑。那一年,恢复高考,多少热血青年踌躇满志,梦想踏进大学的校门,父亲也不例外。可奶奶希望她唯一的儿子能留在自己身边,并不支持,由于繁重的农活,父亲无法全身心地备考,最后落榜了。这成了他心里永远的遗憾。
高考失利后的父亲,加入了光荣的工人阶级,在县里的一家公有制工厂工作,母亲恰巧也被分配到了那里,但不在一个部门。在车间里看仪表的父亲需要倒班,记忆里上完夜班回家的他,会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任凭我和姐姐怎么调皮捣乱都吵不醒。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平平淡淡却也幸福。
改革开放的第十个年头,父亲所在的车间里空出副班长一职,有人提醒父亲可以“使使劲儿”,托关系拿下这个位置,他也完全能够胜任。但父亲厌恶所谓的“潜规则”,拒绝了这样的“善意”提醒,也与这个职位擦肩而过。有人说他傻,“机会”来了不知道抓住。小时候的一段时间里,我也觉得父亲是年轻气盛、不屑逢迎,长大了,才渐渐懂得父亲“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处世之道。
改革开放二十年,有段时间厂子效益不好,在一线工作的父亲和很多工友们暂时赋闲在家,母亲在综合部门,还有工资可拿,可仅靠母亲微薄的工资维系一家人的开支,确实是捉襟见肘。“让庆周(父亲的名字)跟我学技术吧,我看他是这块料!”家属院里的张爷爷古道热肠,提议让父亲跟他学做工程造价预算、绘制图纸,至少能让生活宽裕些。于是,在母亲的鼓励下,父亲开始了学习之路。
“学会这门技术着实能挣钱,但不好学!”旁人都这么说,可母亲说:“试一试,我觉得他脑子挺聪明的。”的确,之前张爷爷收过三个徒弟,学了一段时间都放弃了。而父亲确实终于学成了,当然,他付出了许多艰辛。我就总能瞧见父亲在家里的写字台上,或展开大大的图纸用专业的工具绘着精细的图,或敲着计算机填着密密的表,安安静静,一丝不苟。厂里复工后,父亲也依旧在晚上做着这些工作,还陆续拿到了建筑行业的一些资格证。
改革开放三十年,身边做买卖、当老板“发财”的人层出不穷。“做这行的,都能挣钱!”旁人都以为父亲和一些人一样,懂得“做手脚”,懂得捞一把,可我们家的日子虽不拮据了,但依然过得很俭朴,并没有要成为“有钱人家”的迹象。外人并不相信,经常打趣母亲“有钱不舍得花”。有次,我听到父亲跟母亲说:“他们不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啊,不能为了金钱失了心安……”母亲点点头:“只要一家人平安健康就好。”
岁月流转,四十年来,时代变迁,父亲的人生信条始终不变,那就是知足知止、不贪不纵、清白为人。他虽未登科及第,也并不富贵显达,但给予家庭和子女的精神滋养是丰厚无比的。
四十年改革开放大潮澎湃,在我看来,父亲就像大潮中一股平凡而坚定的清流,正如母亲对父亲的评价那样——“你爸呀,直正,磊落,规规矩矩一辈子。”(南乐县纪委监察委 刘振沛)